|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 无图版
高级搜索 标王直达
排名推广
排名推广
发布信息
发布信息
会员中心
会员中心
 
当前位置: 首页 » 大金 » 上海 » 正文

BBC称王菊掀起中国年轻人审美新风暴:颠覆“白瘦美”标准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6-08  浏览次数:95
核心提示:原标题:BBC称王菊掀起中国年轻人审美新风暴:颠覆“白瘦美”标准参考消息网6月7日报道 英媒称,中国网络真人秀节目《创造101》
原标题:BBC称王菊掀起中国年轻人审美新风暴:颠覆“白瘦美”标准参考消息网6月7日报道 英媒称,中国网络真人秀节目《创造101》正在热播,其中一位个性鲜明、风格与其他选手迥异的90后女生王菊意外收获大批观众的青睐。她的支持者们自称为“陶渊明”,自发在社交媒体上为其拉票,并在评论区里发送表情包和打油诗。据英国广播公司网站6月6日报道,王菊的爆红同时点燃了中国网民对于大众审美和女性形象等话题的新一轮讨论。很多网友表示,虽然王菊体型微胖,皮肤黝黑,和传统的选秀偶像形象相去甚远,但她“有想法”、“不服输”的性格成为她受到如此欢迎的原因。报道称,今年4月,王菊加入《创造101》节目。这档真人秀自称“中国首档女团青春成长节目”,从多家经纪公司召集101名选手,经过训练和考核后最终挑选11人组成偶像团体。在最初的几期节目中,王菊在一众苗条肤白的女生中并不出众,她欧美范的浓妆和浮夸的动作曾被很多网友攻击“辣眼睛”,一路走到被淘汰的边缘。然而,王菊在后续节目播出过程中逐渐实现了“逆袭”,甚至在一项广告形象的投票中位居第一。据大陆媒体报道,王菊说过的很多励志言语经网友发掘后成为金句,她在节目中表现出来的不放弃、做自己的精神也为人称道。“我印象比较深的是两点,一次是当着节目(当场),她表演了一下‘地狱空荡荡,王菊在土创’这个表情包里面的姿势,因为这个原来是别人用来嘲讽她的,但是她愿意用来自黑。还有她著名的那句,‘你们手里握着的是,重新定义中国第一女团的权利’,这太霸气了!”一名王菊粉丝说。“王菊火就火在她太特别了,她在一群少女系里,穿着貂皮的衣服,”中国传媒大学媒介与女性研究中心研究员张敬婕表示,“就电视制作来说,你如果像常人一般,在标准镜头下反而会黯然失色,因为大家都达到了那些指标。”“有人说我这样子的,不适合做女团。可是女团的标准是什么?在我这里标准和包袱都已经被我吃掉了。”这是26岁的王菊为自己拉票时说的话。这些感慨并非空穴来风,在前几期节目播出后,她被一些网友嘲笑“黑、土、壮”,是“混在小女生里的大妈”。在中国,很多女生追求的“美女标准”是白、瘦和“锥子脸”,很多手机图片编辑软件甚至提供对人脸进行自动美白和变小等功能。中国传媒大学电视学院教授曹培鑫说,中国的流行文化受到韩国工业式的文化产业传播影响很大,而欧洲跟亚洲又具有两套不同的审美传统。因此,很多中国人其实并不理解为何一些欧美女性崇尚“以黑为美”。中山大学社会学与社会工作系副教授丁瑜认为,亚洲女性热衷娇小、可爱的形象,历史上往往被人们称赞“无辜无害”、“没有心机”,从而演变成为主流审美。“从宋代以后这种观念就越来越强,因为它和传统上要求女孩子没有什么野心的文化是契合的,”丁瑜说。王菊走红后,有网友翻出她几年前大学时的照片,那时的她走的也是“白瘦路线”,比起现在更加接近东方女性的审美。但在节目中,王菊表示,自己并不想回到那个时候,因为“厌倦了那种生活”。“因为当时你不知道在自己心里美的标准是什么,自从我做模特经纪(人)以来,就是做自己,我的人生握在自己的手里。精神独立,我觉得太重要了。”王菊在节目中说。丁瑜认为,目前有越来越多的中国年轻人开始摒弃传统的“二元对立”审美观,这很大程度上是从2005年李宇春获得选秀节目冠军开始的,“在那之前,大家没有想象过女生可以是这样的。但当时很多年轻人看这个节目,他们赶上了网络时代到来,是比较叛逆的一代,所以会比较敢追求自己的东西。”“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觉得自己很丑,我不是瘦女孩,腿也不细……曾经喜欢的男孩喜欢纤瘦的女孩,但我却无法达到那个标准,是菊姐让我幡然醒悟,我才是那个美的标准。”一名微博网友写道。“她眼睛里是有光的,是一种有力、有野心的光,”张敬婕说,“她折射的是新一代女孩愿意去争取社会资源,不讳言展现自己这种野心,这是现代女性需要有的一种内涵。”丁瑜也认为,王菊的粉丝在合力打造一个独立自主的形象,因此把她的很多话突出出来,经过发酵后,“王菊”这两个字已经不再是王菊本身。“这些怀有同样想法的女性,相当于找到了一个代言人放在前面,但背后还是很多人觉得需要找一个机会表达这样的心声。”曹培鑫认为,王菊走红代表了中国年青一代审美的变化,而审美的变化本来就是流行文化的一个常态,这背后有着诸多原因。“流行文化其实一直存在两个潮流,一方面世界小姐的选美大赛,大部分小姐长得都差不多,这说明了人们对美的标准还是有共识,并且持续追捧的。但另一方面,这种‘越轨的美’的表达方式则成了另外一个卖点,这个卖点恰巧在于她的反抗性。从超女里李宇春到现在的王菊,最初都起源于对新鲜感和创造性的追求,”曹培鑫说。报道称,对于像王菊这样的流行文化符号能够走多远,曹培鑫评价称:“肯德基和麦当劳也是快餐产品,但它们依然会时不时推出新产品,它们也成为百年基业了。所以本质上还要看这些人成为明星之后能不能持续地有新作品,并且提高自己的实力。”王菊资料图。(BBC)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延伸阅读】日媒看中国网红消费:“素人”视频分享造就“爆款”商品参考消息网5月23日报道 日媒称,因短视频APP而爆红的商品在中国接连出现,引领这种流行和消费趋势的是受到10岁至20多岁年轻女性喜爱的“抖音”。最近,抖音超出了单纯娱乐的范畴,看了视频的人产生共鸣,进而波及消费,歌曲、食物、旅行等众多方面。据《日本经济新闻》网站5月22日报道,最近半年来抖音人气爆棚,以年轻女性为中心,有4400万使用量,此外,抖音还推出了的日本版TikTok。抖音可以发布15秒长的视频,其特点是普通人的作品也容易受到关注。和其他同类APP不同,即使浏览者的点赞较少,也可能被推荐到首页,这使得人们发视频的热情高涨。报道称,因抖音视频而爆红的商品涉及很多领域。“我要生鸡蛋、虾滑和面筋”,在上海一家海底捞火锅店里,和同事一起来吃饭的23岁白领小王对服务员说。服务员心领神会地端上了这些食物,然后把生鸡蛋和虾滑塞入面筋,放入锅中。这种吃法从几个月前突然火了起来,海底捞甚至专门举行学习会教店员掌握面筋塞鸡蛋虾滑的做法,流行起来的契机就是抖音上的视频。像小王一样想尝试一下的人来到店里,同样的视频被不断发布到抖音上,使得这种吃法空前火爆起来。报道称,突然爆红的日本歌曲《PLANET》因与婚礼等场景很搭而在抖音上深受欢迎。制作人井上急忙录制了这首歌的视频发布到其他视频网站上,播放量瞬间达到8万次,因此他考虑今后在中国开展新的活动。此外,台湾亿可国际饮食公司的奶茶连锁店“CoCo都可”加入布丁等配料的奶茶深受欢迎。而在陕西省西安市,很多游客为抖音上爆红的“摔碗酒”慕名而来。报道称,中国的互联网环境实现了独特的发展模式,人们发布信息的地方从微信等社交软件转移到像抖音一样的“素人”视频APP。全中国的短视频APP注册用户数超过2亿人,对日本企业来说,分析短视频APP上的流行信息对于日本企业营销来说不可或缺。视频容易被观看成为抖音受欢迎的原因。(《日本经济新闻》网站)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2018-05-23 00:24:01)【延伸阅读】大陆“网红景点”火爆引关注 台媒:未必是件好事参考消息网5月5日报道 台媒称,现代人出游,在各大景区拍“美照”上传网络,似乎变成必备行程。在“网红”和“美照”的推动下,大陆各地“网红景点”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当地居民还没明白怎么回事时,一些看似普通至极的地方,一夜之间,人潮挤爆。据台湾联合新闻网5月3日报道,一个普通地方一夜爆红,是当地旅游部门所乐见的。当地居民则在景点附近售卖零食、矿泉水等等,也能赚取收入。但是,许多地方缺乏旅游基础设施,不具备旅游接待能力,成为“网红景点”也许不是件好事。南京江宁区“爱情隧道”数百公尺的铁路两旁,繁茂浓密的树林由于过往火车的削磨,仿若一条笔直的树墙,两侧树林上方的枝叶几乎要长到一起去,远远望去,就像一条绿色隧道,被网友誉为“最清新的铁路”。“爱情隧道”爆红后,每天都有许多“文艺青年”前往拍照,却也带给铁路养护部门困扰,这条铁路其实是用来运输硫铁矿的其中一小段。4月29日,南京市公安局江宁分局就在官方微博贴出多张“素颜照”及一篇“灭火文”,试图劝退游客,拜托民众不要再去“打卡”了,因为“就这么一条铁路两排树”。发文“灭火”的江宁分局这么说:1.这条货运铁路至今仍在运营,游客进入铁路有安全风险。2.这个地方本身不是景点,也不具备旅游基础设施,停车困难、没有饮食支持、洗手间也简陋。3.没有垃圾桶等措施,部分游客将垃圾随手丢弃在铁路沿线。4.很多游客喜欢在铁路上小坐休息,他们可能真的不知道铁路沿线日常是怎样的状态。文章最后幽默写道,经警察“蜀黍”现场实拍,“就这么一条铁路两排树,没有滤镜修图,实力劝退,各位了解一下。”重庆“洪崖洞”重庆洪崖洞位于嘉陵江边千厮门大桥旁,仿巴渝传统建筑吊脚楼依山而建。夜晚时依山临水的吊脚楼灯火辉煌,犹如动画片“神隐少女”中的古老温泉旅馆。其实“洪崖洞”并非新建景点,但多年来不温不火,直到今年上半年在网络上,出现许多以洪崖洞为背景的短视频,使景区走红。今年“五一”黄金周假期前两天,吸引近10万游客前来“打卡”,甚至在夜晚游客高峰期,当地增派400余名警察维持秩序,还将景区周边机动车道临时改成人行道,人潮挤爆洪崖洞。其实在“五一”假期前,一份“洪崖洞景区试行门票控流的会议通知”在网上流传,该通知表示,未来洪崖洞拟在五一、端午及十一等节假日收取门票。洪崖洞景区管理公司总经理张奇表示,洪崖洞修建于2005年,当时预计每天客流量仅几千人,但近来慕名而来的游客日益增多,原有的设计容量已很难满足需要,未来门票收入都会用于洪崖洞各种配套设施的维护和升级,保证“网红景点”能长久红下去。(2018-05-05 00:20:01)【延伸阅读】英媒称网红经济改变中国电商模式:产品设计由粉丝决定参考消息网3月24日报道 英媒称,每天,有数以百万计的中国人在逛社交媒体,跟踪网红的帖子或收听直播。粉丝们正在帮助新一代中国互联网明星把他们的知名度变现,并在这个过程中撼动了中国的电子商务行业。据英国《经济学人》周刊网站3月15日报道,与传统奢侈品和美容品的品牌大使不同,许多网红是靠吸引眼球的在线内容而非知名度建立起粉丝群的。最成功的一些网红并不是特别迷人。报道称,一些网红已被奢侈品牌招募。一家瑞士制表企业聘请了一位网红为年轻都市人制作一段视频广告,受众包括她在社交媒体上的2700万名粉丝。咨询公司艾媒咨询的张毅(音)估计,在淘宝等购物网站或微信等社交媒体应用的销售额中,高达15%受网红推荐的影响。一件裙子的长度可能是由网红粉丝的一次调查决定的;它的发布日期可能基于它获得的点击量、分享量或评论数量,有时还会促成最后时刻的设计调整。报道认为,这对零售商提出了新的挑战,因为其供应链必须更快地响应网红的判断。以前,一家公司会寻找一位名人来与其形象相匹配,但网红和他们的粉丝正在塑造这些商品。另一个挑战来自网红自己。他们不仅靠网上的支持度或建议来赚钱,还启动了他们自己的电子商店。中国市场研究公司易观国际预计,2016年,网红的收入达530亿元人民币,而销售商品仅占不到一半(其余大部分来自直播和广告)。报道称,一些网红更进一步。去年11月份,方女士推出了自己的服装系列。她说,这么做的初因是她喜欢的品牌并不总能与她和粉丝分享的趋势相匹配。通过创建自己的品牌,她可以完全控制品质。她也获得了新的收入来源。艾媒咨询估计,目前只有3%到5%的网红延续了方女士的创业之路。但它预计该模式将成为一个横跨娱乐和电子商务的行业,并受到在线数据的驱动。报道称,一个行业确实正在涌现,以帮助那些互联网新星。中国现在有50家左右的专业网红孵化器。它们寻找有前途的候选人,帮助他们掌握在线商业模式,充当供应链管理人和代理商。它们还帮助招聘设计师,采购面料和寻找工厂。2016年,孵化器如涵公司已经与几十家有影响力的企业签订了合同。网红经济有望继续增长。易观国际估计,2016年,网红经济已经比中国电影业的票房还要高15%,今年可能超过1000亿元。报道认为,它的成功说明了网络零售和社交媒体在中国相互融合的现实。(编译/涂颀)这是江苏宿迁的特色小镇——电商筑梦小镇电子商务产业园(2017年7月15日摄)。 新华社记者 李响 摄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2018-03-24 00:19:01)【延伸阅读】西媒称“网红”热席卷中国:业内竞争激烈 多数人收入微薄参考消息网12月23日报道 西媒称,拥有逾7.5亿网民的中国网络空间,正在经历一场网络直播软件爆发带来的大规模革命。无数企业开发出了类似于“潜望镜”视频直播网站或脸书直播的服务。主播们在这里主要进行大胆的实时展示。据西班牙《国家报》12月19日报道,目前,中国有约300个直播平台,用户近2.5亿。约600万人的日常生活在这些平台上实时展示,从孩子做作业到老人打麻将,从军人训练到“吃货”做饭和吃饭……应有尽有。前不久不慎坠楼身亡的极限运动爱好者吴永宁就曾是直播平台上的明星,拥有大批粉丝。报道称,吴永宁的悲剧再次引发了针对“网红”现象的讨论。当地一些媒体通过吴永宁事件对这些直播平台口诛笔伐,认为如果吴不是在这些网站上这么受欢迎,也许就不会发生这起悲剧,这些极限运动爱好者的“粉丝”们一步步将他们推向了“玩命”直播。不过,这些媒体没有提到的是,随着数以万计的粉丝蜂拥而至,这些“网红”也在凭借自己的视频赚着上千欧元。毫无疑问,直播已经成为了一门非常有利可图的行当。根据相关机构公布的数据,2016年中国“网红经济”总额达到528亿元人民币。易观国际预测,2018年这一数字或将达到1000亿元人民币。有的“网红”收入甚至比一些大牌电影明星还要高。报道称,“网红”的工作看上去并不太难。很多“网红”在直播中只是聊聊自己的生活,再打打广告。他们的收入主要来自三个渠道:自营商品的利润、为其他品牌做广告的收益以及“粉丝”馈赠的可以换成真金白银的“虚拟礼物”。一位不愿透露真实姓名的“网红”小美展示了她的直播生活。这个出生在山西、目前居住在上海的女孩通过在斗鱼、YY直播和美拍等平台的直播每月收入在2.5万元人民币(约合3300欧元)左右,这是上海平均月工资的数倍。而小美对这个数字并不满意,她的目标是月收入能达到1万欧元。“我从1年半前开始从事这个行业,当时我的一些小姐妹已经尝试过,她们告诉我这行来钱快。就这样,我开始了做美妆直播。”小美告诉西媒。报道称,不过,也并不是所有“网红”都能获得成功,业内的竞争非常激烈,而为了进入这个圈子需要花费的投入也越来越高。另一位不远透露姓名的“网红”美玲对记者说:“这行中有很多黑幕。最起码的是‘买粉’,也就是所谓‘僵尸粉’。此外,如果签约经纪公司,很可能会被要求去做整形手术来使自己变得更有吸引力。”据报道,有10%的“网红”承认自己的脸做过“微调”,从而能以更好的形象在网络上示人。“我认识有在整形手术中花费超过10万元的人。变得更性感对于吸引粉丝,尤其是男粉丝至关重要。”美玲说。“网红”经济的蓬勃发展甚至催生了一些专门打造网络空间明星的公司。“从业务量上看,一些网络明星甚至已经超过了传统明星。”网红孵化器Tophot创始人陈誉瑾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采访时表示。“我们是一个致力于帮助我们认为有潜力的普通人,尤其是年轻女性成名的平台。我们帮他们打造一个公共形象,并为他们提供相关课程。然后我们再帮他们进入直播、推广和电商行业。”她表示。(编译/韩超)资料图片:网络主播燕子在自己的房间内上线直播(2015年4月28日摄)。新华社记者 刘大伟 摄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2017-12-23 00:13:01)【延伸阅读】外媒关注中国高校开设“网红”课程:网络主播成为一种职业参考消息网9月27日报道 外媒称,中国一所大学正在开设教授学生如何成为“网红”的课程,此举招致学者们的批评。他们说,这样一门不严肃的课程在高等教育中不应有一席之地。据英国《泰晤士报》网站9月25日报道,这门课的开设正值视频直播兴起之际,这一行当可以让网络主播名利双收。报道称,“网红”的赚钱手段包括谈论各种话题、展示才艺、兜售产品或仅仅直播自己的生活。一项业内调查显示,中国目前有约270家网络直播平台,观众达3.43亿人。一位名为“李天佑”的主播在直播中唱歌、讲笑话并与观众交流,他自称年收入可达数百万英镑,主要来源是网络粉丝的“打赏”。报道称,位于中国西南部的重庆工程学院开设的这门为期三个月的课程收费相当于444英镑(约合3964元人民币)。它设法教授学生如何使用直播软件、制作短视频、塑造网络个性以及向观众索要礼物。学生们被要求学习心理学以及如何制造能吸引更多人注意的话题。学校官员对《北京青年报》说,开设的第一个班级有19名学生,他们主要由电子商务和市场营销专业的学生构成,这门课作为他们学位的一门选修课。这篇报道说,这家大学与直播平台进行共建,以期一些学生毕业后能成为全职主播。一些学者认为该大学的做法是迎合低级趣味,另一些学者则赞扬这门课程顺应了互联网发展潮流并有助于学生就业。《燕赵晚报》发表评论说:“我们需要打破常规的改革勇气,鼓励别具一格的大胆尝试。”(编译/冯雪)(2017-09-27 00:21:00)
 
 
[ 大金搜索 ]  [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大金
点击排行
 
最新供应信息
 
 
购物车(0)    站内信(0)     新对话(0)